欧冠杯赛事华体汇-原创 感谢团队赞助商赛事方,为什么球员从不感谢新闻媒体?

欧冠杯赛事华体汇-原创 感谢团队赞助商赛事方,为什么球员从不感谢新闻媒体?

原标题:感谢团队赞助商赛事方,为什么球员从不感谢新闻媒体?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球员在颁奖典礼上说的话,一般都是感谢团队、赞助商、赛事方,但很少感谢新闻媒体?

事实上,球员的比赛、曝光度和商业价值的提升,一直都离不开新闻媒体的助力。正是有了新闻媒体的宣传推广和炒作,网球才吸引了更多的观众,球员才有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和更大的影响力。

作为网球与市场,球员与球迷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新闻媒体在网球推广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但是,某资深网球记者曾透露说,在他从事网球报道的20余年间,从未听过一位冠军或亚军球员在颁奖典礼上感谢新闻媒体。

不仅不感谢,有些球员对新闻媒体还抱有很深的成见,怀有戒备之心,甚至充满敌意。球员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与记者发生冲突,双方恶语相向早已不是什么奇闻异事。

去年法网期间,大坂直美说记者的提问对自己的心理健康不利,为免受伤害和刺激,她决定不出席法网的赛后新闻发布会。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法网迅速对她做出罚款1.5万美元的惩戒措施。四大满贯也联合发布声明称,球员出席赛后的新闻发布会是规则手册中列明的义务,如果大坂直美拒不履行该义务的话,将被禁止参加大满贯。

除了大坂直美,美国球员欧佩尔卡在上月的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期间说,网球媒体是“最糟糕的”和“可怕的”。克耶高斯更是直言不讳指出,赛后发布会的那些报道读起来简直“无聊透顶”。

不过,也有少数球员对新闻媒体比较友好,他们会感谢媒体和记者。比如,迪米特洛夫在媒体面前始终是一位绅士,在新闻发布会后总不忘说一句感谢媒体。也有很多大牌球员很友好,甚至能照顾媒体记者的感受,双方保持着良好的互动。比如,费德勒、纳达尔等球员之所以有极高的口碑与美誉度,与他们对媒体的友好态度密切相关。

而对于巡回赛上的绝大多数球员来说,与媒体的合作只是必须要做的一项工作。他们都想做个遵纪守法的好球员,并不想给自己增加麻烦和困扰,更不愿像大坂直美那样因不配合采访而被罚款。

换个思路来看,媒体和球员关系之所以那么紧张,这与媒体自身因素也有关系。比如,少数媒体记者缺乏客观、专业、公正的专业素养,在报道或评论时立场有失偏颇,甚至捕风捉影杜撰虚假消息,这些都给当事球员造成了困扰。

如果说接受采访是球员必须要做的工作,那么写稿子其实也是记者们的工作。既然是工作,那就不能敷衍了事。现实情况是,部分记者确实缺乏激情和动力,输出了一大批没有营养价值、缺乏特色、甚至千篇一律的文章。

但是,球迷和读者的胃口总是越来越高,他们早已不再满足于那些毫无营养价值的文章,而是期望读到有趣的、匠心独具的文章。而翻翻目前的新闻评论,我们很难找到有趣的、高质量的、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局面呢?

首先,网球比赛的新闻报道已经变得非常程式化。记者往往是机械地描述比赛进程,这使得网球比赛新闻报道千篇一律,读起来自然就了无新意。

其次,关于比赛的胜负、技战术分析评论也没有太大的发挥空间。无论是直播解说员、网球评论员,还是已退役的网球名宿,他们的分析视角和结论实际都差不多,很难读到让人眼前一亮的观点。

第三,媒体必须秉持客观中立的立场。在这条原则的导引下,从业者更愿意去写那些中规中矩的文章,以求得安全和规避风险,而中规中矩的文章必然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

第四,媒体有写什么以及如何写的自由,而读者有评论的自由。媒体从业者在写新闻报道或评论的时候,并不能猜透读者会怎么评论,有时候只有等文章发布出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众怒。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海东方卫视原本在昨晚8点半播出抗疫晚会,但众多网友则认为大家都在忙着抢菜、测核酸和组织抗疫,谁还有心情和时间去看晚会呢?与其那样,不如搞一场电视购物抢菜来得更实惠。

大概是没料到公众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对,东方卫视昨天凌晨1点多发布声明暂缓播出该节目。由此可见,尽管媒体看似有很大的能量,似乎能左右舆论,但有时也会hold不住,把计划好的事情搞砸了,甚至激起众怒。

网上曾流行一句打油诗,“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跟着宣传部,老是犯错误。”新闻宣传是风险很高的工作,做得好是你的本分,而但凡出现一篇有问题的文章,你都将吃不了兜着走,你之前的所有功劳都可能被抹杀殆尽。

既然这样了,谁还会去感谢新闻媒体呢?(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