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不是“解药”,救不了陷入“颓势”的Meta

元宇宙不是“解药”,救不了陷入“颓势”的Meta
出 品 | 异观财经作 者 | 鬼神前鬼北京时间2月2日周三美股盘后,Facebook母公司Meta公布了2021财年Q4财务业绩报告,这是去年10月Facebook母公司更名Meta Platforms后发布的首份财报,并披露了元宇宙业务业绩。财报披露的数据逊于预期,且公司业务数据更是令市场担忧,财报发布后,Meta的暴跌,市值蒸发近1800亿美元。元宇宙不是“解药”此前,受反垄断、青少年保护、数据安全和隐私问等负面消息影响,Facebook以及扎克伯格在公众心中的形象跌至谷底,或许是为了挽救企业形象,Facebook在去年10月更名Meta,重金押注元宇宙业务,作为公司下一个增长点。Meta新版财报结构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应用程序家族”,包括 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 和其他服务,第二个是FRL(Reality Labs,Facebook现实实验室),包括与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相关的硬件、软件和内容。从本季度披露的财报数据看,元宇宙为公司贡献的收入微乎其微,短期内很难成为公司新的增长引擎。财报显示,从年度数据看,2019年、2020年和2021年,“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收入分别为5.01亿美元、11.4亿美元和22.7亿美元,均保持了不错的增长。2021年四季度,Meta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收入8.77亿美元,同比增长22.3%,环比增长57.2%,四季度该项元宇宙业务仅为公司贡献了2.6%的收入。Meta的Reality Labs主要包括增强显示和虚拟显示相关的消费硬件、软件和内容。2021年Q4该项业务收入大增,与去年圣诞节期间Quest 2热卖有一定的关系。SteamVR数据显示,Quest2从去年9月底的33%快速提升至12月底的39%。如果再加上Rift的数据,整体 Oculus的市占率超过50%元宇宙业务收入增长的同时,“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的营业亏损也呈现了扩大的趋势。数据显示,“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2021年营业亏损101.9亿美元,分别高于2020年66.2亿美元的营业亏损和2019年45亿美元的亏损。扎克伯格此前曾表示,未来三年内,Facebook的重点是产品的改进和基础设施的搭建,包括硬件和各类功能组成的完善。也就是说至少在未来三年,Meta的元宇宙业务都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盈利的可能性非常小,这无疑将压缩Meta的利润空间,并且给Meta的现金流造成压力。克伯格此前就提到,未来1-3年Facebook在元宇宙方面都会处于打基础的阶段,而元宇宙的投资在短期内是不会产生盈利。投入期必然导致成本和费用的增加。财报显示,Meta2021年Q4总的成本和费用为2108.86亿美元,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13%。其中,营业成本为63.48亿美元,同比增长22%,环比增长10%,营业成本率为19%,略低于上一季度的20%;研发费用70.46亿美元,同比增长35%,环比增长12%,研发费用率为21%,略低于上一季度的22%;营销费用为43.87亿美元,同比增长34%,环比增长23%,营销费用率为13%,略高于上一季度的12%;行政管理费用为33.05亿美元,同比增长107%,环比增长12%,管理费用率为10%,与上一季度持平。从上图可以看出,从总体上来看各项费用率保持在较为稳定的状态,但从环比情况来看,各项费用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其中行政管理费用增幅最大,这与公司员工人数增加有直接关系。财报披露,截至四季度末,公司有71970名雇员,同比增长了23%。未来重点押注元宇宙,投入期费用和成本的增加,或将进一步推动各项费用率的不断提升。资金持续大额的支出,费用率势必会挤压公司的利润空间投入期必然导致成本和费用的增加。数据显示,2021年Q4,公司的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12.19亿美元,减少8%,这是公司自2019年Q2后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情况。截至2021年12月31日,Facebook 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以及有价证券总额为480亿美元,较上一季度的580.8亿美元,减少了100.8亿美元。Meta核心广告业务增长承压根据上文的分析,元宇宙业务为公司贡献的收入占比非常少,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Meta的收入还需依赖核心广告业务,但Meta核心广告业务的增长已经出现了“颓势”,直接导致公司总体营收增速放缓。财报显示,2021年Q4,Meta营收336.7亿美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的334亿美元,同比增长20%,先比去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增速明显放缓。财报显示,2021年Q4,Meta广告收入326.39亿美元,同比增长20%,这一增速与总营收增速保持一致。核心广告业务收入增速放缓背后的原因有三:一是宏观环境。公司警告受到高通胀和供应链瓶颈对广告商预算的负面影响;二是自身关键用户指标不佳所致。Facebook四季度日活用户为19.3亿,与上季持平,同比增5%,弱于市场预期的19.5亿。更被关注的月活用户为29.1亿,同样持平三季度,同比增长4%,预期29.5亿。此外衡量货币化用户群能力的另一核心指标: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为11.57美元,同比增14%,略高于预期的11.38美元。三是年轻用户的争夺上,Snap等对手给Meta造成的竞争压力。此前,Facebook一直被诟病老龄化严重,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越来越不受欢迎,新注册的青少年人数也在下降。年轻用户争夺上,Snap是其最大的竞争对手。为了吸引更多18-29岁的年轻用户使用产品,该公司注重打造产品功能,并在去年8月推出Reels,但Reels的体量远不及TikTok。公司也警告用户更喜欢的短视频产品货币化能力相比其他成熟功能偏弱。综上所述,Meta面临核心广告业务增速放缓,元宇宙业务尚未成熟,短期内无法肩负起第二增长势能的未来使命。